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彩66彩票 > 多态编程语言 >

C++中多态的作用?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多态编程语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允许父类指针或名称来引用子类对象,或对象方法,而实际调用的方法为对象的类类型方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单个小程序不能看出多态的用处,当程序大了,继承的类多了,才能实现多态的优越性。

  展开全部多态性只有在基类指针指向公有派生类对象或者基类引用绑定到派生类对象才发生,如果像你所说的:

  虽然这样直接一些,但是有些时候并不是你能预测未来情况的发生,比如写一个函数库,难道新派生一个类就要开膛破肚地重新写所有代码

  虚函数是在类中被声明为virtual的成员函数,当编译器看到通过指针或引用调用此类函数时,对其执行晚绑定,即通过指针(或引用)指向的类的类型信息来决定该函数是哪个类的。通常此类指针或引用都声明为基类的,它可以指向基类或派生类的对象。

  多态指同一个方法根据其所属的不同对象可以有不同的行为(根据自己理解,不知这么说是否严谨)。

  李氏两兄妹(哥哥和妹妹)参加姓氏运动会(不同姓氏组队参加),哥哥男子项目比赛,妹妹参加女子项目比赛,开幕式有一个参赛队伍代表发言仪式,兄妹俩都想去露露脸,可只能一人去,最终他们决定到时抓阄决定,而组委会也不反对,它才不关心是哥哥还是妹妹来发言,只要派一个姓李的来说两句话就行。运动会如期举行,妹妹抓阄获得代表李家发言的机会,哥哥参加了男子项目比赛,妹妹参加了女子项目比赛。比赛结果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了。

  李氏兄妹属于李氏家族,李氏是基类(这里还是抽象的纯基类),李氏又派生出两个子类(李氏男和李氏女),李氏男会所有男子项目的比赛(李氏男的成员函数),李氏女会所有女子项目的比赛(李氏女的成员函数)。姓李的人都会发言(基类虚函数),李氏男和李氏女继承自李氏当然也会发言,只是男女说话声音不一样,内容也会又差异,给人感觉不同(李氏男和李氏女分别重新定义发言这个虚函数)。李氏两兄妹就是李氏男和李氏女两个类的实体。

  李氏兄妹的参赛报名表被上交给组委会(编译器),哥哥和妹妹分别参加男子和女子的比赛,组委会一看就明白了(早绑定),只是发言人选不明确,组委会看到报名表上写的是“李家代表”(基类指针),组委会不能确定到底是谁,就做了个备注:如果是男的,就是哥哥李某某;如果是女的,就是妹妹李某某(晚绑定)。组委会做好其它准备工作后,就等运动会开始了(编译完毕)。

  运动会开始了(程序开始运行),开幕式上我们听到了李家妹妹的发言,如果是哥哥运气好抓阄胜出,我们将听到哥哥的发言(多态)。然后就是看到兄妹俩参加比赛了。。。

  但愿这个比喻说清楚了虚函数、多态、早绑定和晚绑定的概念和它们之间的关系。再说一下,早绑定指编译器在编译期间即知道对象的具体类型并确定此对象调用成员函数的确切地址;而晚绑定是根据指针所指对象的类型信息得到类的虚函数表指针进而确定调用成员函数的确切地址。

  编译器对每个包含虚函数的类创建一个表(称为V TA B L E)。在V TA B L E中,编译器放置特定类的虚函数地址。在每个带有虚函数的类中,编译器秘密地置一指针,称为v p o i n t e r(缩写为V P T R),指向这个对象的V TA B L E。通过基类指针做虚函数调用时(也就是做多态调用时),编译器静态地插入取得这个V P T R,并在V TA B L E表中查找函数地址的代码,这样就能调用正确的函数使晚捆绑发生。为每个类设置V TA B L E、初始化V P T R、为虚函数调用插入代码,所有这些都是自动发生的,所以我们不必担心这些。利用虚函数,这个对象的合适的函数就能被调用,哪怕在编译器还不知道这个对象的特定类型的情况下。(《C++编程思想》)

  在任何类中不存在显示的类型信息,可对象中必须存放类信息,否则类型不可能在运行时建立。那这个类信息是什么呢?我们来看下面几个类:

  two_virtual有两个虚函数,sizeof(two_virtual)=8; 有一个虚函数和两个虚函数的类的长度没有区别,其实它们的长度就是no_virtual的长度加一个void指针的长度,它反映出,如果有一个或多个虚函数,编译器在这个结构中插入一个指针( V P T R)。在one_virtual 和two_virtual之间没有区别。这是因为V P T R指向一个存放地址的表,只需要一个指针,因为所有虚函数地址都包含在这个表中。

  那我们来看看编译器是怎么建立VPTR指向的这个虚函数表的。先看下面两个类:

  每当创建一个包含有虚函数的类或从包含有虚函数的类派生一个类时,编译器就为这个类创建一个VTABLE,如上图所示。在这个表中,编译器放置了在这个类中或在它的基类中所有已声明为virtual的函数的地址。如果在这个派生类中没有对在基类中声明为virtual的函数进行重新定义,编译器就使用基类的这个虚函数地址。(在derived的VTABLE中,vfun2的入口就是这种情况。)然后编译器在这个类中放置VPTR。当使用简单继承时,对于每个对象只有一个VPTR。VPTR必须被初始化为指向相应的VTABLE,这在构造函数中发生。

  一旦VPTR被初始化为指向相应的VTABLE,对象就知道它自己是什么类型。但只有当虚函数被调用时这种自我认知才有用。

  VPTR常常位于对象的开头,编译器能很容易地取到VPTR的值,从而确定VTABLE的位置。VPTR总指向VTABLE的开始地址,所有基类和它的子类的虚函数地址(子类自己定义的虚函数除外)在VTABLE中存储的位置总是相同的,如上面base类和derived类的VTABLE中vfun1和vfun2的地址总是按相同的顺序存储。编译器知道vfun1位于VPTR处,vfun2位于VPTR+1处,因此在用基类指针调用虚函数时,编译器首先获取指针指向对象的类型信息(VPTR),然后就去调用虚函数。如一个base类指针pBase指向了一个derived对象,那pBase-vfun2()被编译器翻译为 VPTR+1 的调用,因为虚函数vfun2的地址在VTABLE中位于索引为1的位置上。同理,pBase-vfun3()被编译器翻译为 VPTR+2的调用。这就是所谓的晚绑定。

  调用test函数时完成了如下工作:取对象td的地址,将其压栈,然后调用test。

  首先从栈中取出pBase指针指向的对象地址赋给ecx,然后取对象开头的指针变量中的地址赋给eax,此时eax的值即为VPTR的值,也就是VTABLE的地址。最后就是调用虚函数了,由于vfun2位于VTABLE的第二个位置,相当于 VPTR+1,每个函数指针是4个字节长,所以最后的调用被编译器翻译为 jmp DWORD PTR [eax+4]。如果是调用pBase-vfun1(),这句就该被编译为jmp DWORD PTR [eax]。

本文链接:http://chapmanswifts.com/duotaibianchengyuyan/711.html